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军事新闻 > 军事历史>正文

1979年中国打响对越反击战:中美苏三国的微妙关系(1)

时间:2015-07-10 09:27:58    编辑:昆明生活网    浏览次数:    来源:信报 字号:TT

  对越反击战资料图

  美国的态度是确保中美关系不受影响;苏联则无计可施

  1979年2月,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打响之后,国际舆论迅速作出反应。从总体上看是有利于中国的,除了苏联东欧集团气急败坏地大骂之外,大多数国家表示中立和主张谈判解决,其中不少的国家是表面上中立,实际上偏向和同情中国方面,同时也担心苏联介入,使冲突扩大。国际社会注目的焦点是中美苏三方的微妙关系。

  美国在邓小平访美时已知道中国要“教训”越南,对此已早有准备。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自邓小平访美结束就开始考虑美国的对策。为了避免出现美国在国际舆论的压力下谴责中国为侵略者的局面,布热津斯基想出了一个点子,即:美国既批评中国的军事行动,同时也谴责越南占领柬埔寨,并要求中、越双方各自撤军。由于估计越南和苏联根本不会接受这个建议,此计在外交上可给中国打掩护而又不牵连美国。

  中越之战爆发后,美国总统卡特马上召开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进行磋商,并且采纳了布热津斯基的方案,即:要求中国从越南撤军,应该同要求越南从柬埔寨撤军挂钩同时向苏联发一信息,敦促他们不要采取可能导致形势更严重的行动,特别是不要采取调兵遣将或其他形式的军事行动。布热津斯基在会上还力主在信息中增加一句话,表示美国也准备采取类似的克制态度,他解释说,必须使苏联意识到这里是对等的(这句话秘而不宣地包含着如果苏联动手的话,美国也要做出军事反应的意思)。

  由此可见,美国对中越之战的指导原则是,不直接卷入,同时敦促苏联不介入,力争冲突不扩大,确保中美关系不因此受影响。在公开表态中,美国对中国形式上是有批评,既谴责越侵柬,也谴责中国对越还击,但实际上是帮忙,要求中、越从越柬“双撤军”,并积极推动联合国安理会开会讨论整个印度支那形势,以此来压越南和苏联。

  在此期间,勃列日涅夫通过热线传送给卡特总统一封措词强硬的信件,但卡特总统丝毫不为来信所动,命令万斯和布热津斯基继续按既定方针办。卡特还在致勃列日涅夫的信中表示,如果苏联“对中国采取军事行动,美国将重新估价其在远东的安全地位,并在军事上作出反应”。

  余秋里副总理会见美国财政部长布卢门撒尔

  不过卡特政府并不是铁板一块。在特别协调委员会的会议上,也有人提出应取消美国财政部长迈克尔·布卢门撒尔预订将要进行的访华之行,以表示美国不赞成中国的军事行动。

  针对这种情况,布热津斯基在2月19日的特别协调委员会上建议首先对总的原则达成一致意见,即:不要让中越之间的危机影响美国分别同苏、中的双边关系。结果这个意见获得一致赞成。

  这样,当布卢门撒尔访华案再次提出来时,布热津斯基名正言顺地指出,取消此行不符合大家都赞成的原则,即:不要让美国同这两个主要强国分别保持的双边关系受到影响。会后,布热津斯基把特别协调委员会会议的书面报告呈送总统决断,卡特在上面果断地批道:布卢门撒尔应该去。

  结果,美国财政部长布卢门撒尔和夫人于1979年2月24日至3月4日在中越之战的炮声中实现了对华访问。这也是中美建交之后访问中国的第一个美国政府代表团,意义非同一般。

  苏联对美国、英国等西方国家的高级官员在这种时刻如期访华十分恼火,攻击西方对中国搞“绥靖”,并指责美国纵容和默许中国“侵越”。苏联此时对中国也是无计可施,暴露出色厉内荏的本质。

  苏联政府曾于2月18日发表声明,说中国“侵略”越南和推行“霸权主义”,声称苏将根据苏越同盟条约履行其“义务”。但其语气含混,并没有多少实际步骤,除了派遣一些舰只到南中国海游弋和空运一些物资外,在中苏边境没有轻举妄动。

  勃列日涅夫向越南上校授予苏联英雄称号和列宁勋章

  邓小平说:我们对美国政府的立场和表明的态度是满意的

  中国边防部队为反击越南,从1979年2月27日连续攻克谅山、同登等20多个越南城镇和战略要地,给予越南以沉重的打击,达到了预期目的。1979年3月5日,中国边防部队开始从上述地区撤出。到3月16日为止,中国边防部队已全部撤回中国境内。由于中国说话算数,教训完越南,已从越南撤回,而越南却赖在柬不走,越南在国际舆论的谴责下,陷入十分被动的局面。

  事实证明,越南靠苏联是靠不住的,而中美关系倒是在炮火硝烟中经受住了严峻的考验。1979年4月16日,邓小平在会见以普赖斯为团长的美国众院军委会议员团时表示:在我们教训越南时,我们对美国政府的立场和表明的态度是满意的,就是提出中国从越南撤军,越南从柬埔寨撤军,对这个态度我们满意。只要美国在道义上、在政治上继续采取这个立场,这就是美国对柬埔寨的支持。

  4月19日,邓小平在会见美国参院外委会访华团时,又从全球战略的高度,对教训越南的意义作了深刻的阐述。他说,在美国的时候,我就对卡特总统说,我们要教训一下越南,虽然我们当时的题目只是限制在中越边界范围内,但实际上不是从中越两国角度考虑,也不是从印支角度考虑,而是从亚洲、太平洋的角度,也是从整个全球战略角度来考虑这个问题的。

  (转载自《作家文摘》合订本总第202期)

  对越反击战资料图

  美国的态度是确保中美关系不受影响;苏联则无计可施

  1979年2月,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打响之后,国际舆论迅速作出反应。从总体上看是有利于中国的,除了苏联东欧集团气急败坏地大骂之外,大多数国家表示中立和主张谈判解决,其中不少的国家是表面上中立,实际上偏向和同情中国方面,同时也担心苏联介入,使冲突扩大。国际社会注目的焦点是中美苏三方的微妙关系。

  美国在邓小平访美时已知道中国要“教训”越南,对此已早有准备。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自邓小平访美结束就开始考虑美国的对策。为了避免出现美国在国际舆论的压力下谴责中国为侵略者的局面,布热津斯基想出了一个点子,即:美国既批评中国的军事行动,同时也谴责越南占领柬埔寨,并要求中、越双方各自撤军。由于估计越南和苏联根本不会接受这个建议,此计在外交上可给中国打掩护而又不牵连美国。

  中越之战爆发后,美国总统卡特马上召开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进行磋商,并且采纳了布热津斯基的方案,即:要求中国从越南撤军,应该同要求越南从柬埔寨撤军挂钩同时向苏联发一信息,敦促他们不要采取可能导致形势更严重的行动,特别是不要采取调兵遣将或其他形式的军事行动。布热津斯基在会上还力主在信息中增加一句话,表示美国也准备采取类似的克制态度,他解释说,必须使苏联意识到这里是对等的(这句话秘而不宣地包含着如果苏联动手的话,美国也要做出军事反应的意思)。

  由此可见,美国对中越之战的指导原则是,不直接卷入,同时敦促苏联不介入,力争冲突不扩大,确保中美关系不因此受影响。在公开表态中,美国对中国形式上是有批评,既谴责越侵柬,也谴责中国对越还击,但实际上是帮忙,要求中、越从越柬“双撤军”,并积极推动联合国安理会开会讨论整个印度支那形势,以此来压越南和苏联。

  在此期间,勃列日涅夫通过热线传送给卡特总统一封措词强硬的信件,但卡特总统丝毫不为来信所动,命令万斯和布热津斯基继续按既定方针办。卡特还在致勃列日涅夫的信中表示,如果苏联“对中国采取军事行动,美国将重新估价其在远东的安全地位,并在军事上作出反应”。

  余秋里副总理会见美国财政部长布卢门撒尔

  不过卡特政府并不是铁板一块。在特别协调委员会的会议上,也有人提出应取消美国财政部长迈克尔·布卢门撒尔预订将要进行的访华之行,以表示美国不赞成中国的军事行动。

  针对这种情况,布热津斯基在2月19日的特别协调委员会上建议首先对总的原则达成一致意见,即:不要让中越之间的危机影响美国分别同苏、中的双边关系。结果这个意见获得一致赞成。

  这样,当布卢门撒尔访华案再次提出来时,布热津斯基名正言顺地指出,取消此行不符合大家都赞成的原则,即:不要让美国同这两个主要强国分别保持的双边关系受到影响。会后,布热津斯基把特别协调委员会会议的书面报告呈送总统决断,卡特在上面果断地批道:布卢门撒尔应该去。

  结果,美国财政部长布卢门撒尔和夫人于1979年2月24日至3月4日在中越之战的炮声中实现了对华访问。这也是中美建交之后访问中国的第一个美国政府代表团,意义非同一般。

  苏联对美国、英国等西方国家的高级官员在这种时刻如期访华十分恼火,攻击西方对中国搞“绥靖”,并指责美国纵容和默许中国“侵越”。苏联此时对中国也是无计可施,暴露出色厉内荏的本质。

  苏联政府曾于2月18日发表声明,说中国“侵略”越南和推行“霸权主义”,声称苏将根据苏越同盟条约履行其“义务”。但其语气含混,并没有多少实际步骤,除了派遣一些舰只到南中国海游弋和空运一些物资外,在中苏边境没有轻举妄动。

  勃列日涅夫向越南上校授予苏联英雄称号和列宁勋章

  邓小平说:我们对美国政府的立场和表明的态度是满意的

  中国边防部队为反击越南,从1979年2月27日连续攻克谅山、同登等20多个越南城镇和战略要地,给予越南以沉重的打击,达到了预期目的。1979年3月5日,中国边防部队开始从上述地区撤出。到3月16日为止,中国边防部队已全部撤回中国境内。由于中国说话算数,教训完越南,已从越南撤回,而越南却赖在柬不走,越南在国际舆论的谴责下,陷入十分被动的局面。

  事实证明,越南靠苏联是靠不住的,而中美关系倒是在炮火硝烟中经受住了严峻的考验。1979年4月16日,邓小平在会见以普赖斯为团长的美国众院军委会议员团时表示:在我们教训越南时,我们对美国政府的立场和表明的态度是满意的,就是提出中国从越南撤军,越南从柬埔寨撤军,对这个态度我们满意。只要美国在道义上、在政治上继续采取这个立场,这就是美国对柬埔寨的支持。

  4月19日,邓小平在会见美国参院外委会访华团时,又从全球战略的高度,对教训越南的意义作了深刻的阐述。他说,在美国的时候,我就对卡特总统说,我们要教训一下越南,虽然我们当时的题目只是限制在中越边界范围内,但实际上不是从中越两国角度考虑,也不是从印支角度考虑,而是从亚洲、太平洋的角度,也是从整个全球战略角度来考虑这个问题的。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