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军事新闻 > 军事历史>正文

被遗忘的抗战英雄:打响抗战第一枪的于兆麟旅长

时间:2015-07-10 09:29:47    编辑:昆明生活网    浏览次数:    来源:中华网论坛 字号:TT

  于兆麟

  1931年的江桥抗战是近代史上的一件大事,有人说是“九一八事变”后打响了中国军队对日作战的第一枪,已被载入中华民族抗击外敌入侵之史册。现在谈到江桥抗战,大都自11月4日算起,其功劳都算在马占山头上,其实11月4日只是中国军队与日军部队第一次正面作战,早在20天前的10月15日凌晨,中国军队已与受日军指使北犯的洮辽镇守使(10月1日又自称“洮索边境保安司令”)张海鹏部在江桥发生过激战,且炸毁了嫩江大桥,使张部进入齐齐哈尔(时为黑龙江省会)的企图落空,从而为新任黑龙江省代主席的马占山在嫩江北岸布防赢得了时间。没有前面的毁桥与抗击,就没有后面的布防与作战,此前因后果不能混淆。所以,严格意义上的江桥抗战,应自10月15日算起,中国军队抗击日本的第一枪也应自该日算起。

  那么,是哪一支中国军队打响了抗战的第一枪?看一些当事人的回忆,或说是马占山,或说是徐宝珍,或说是兴安区屯垦军,或语焉不详。其实,打响江桥抗战第一枪的,不是上述人等,而是原东北陆军第17旅之旧部,也即时任国民革命军独立第30旅旅长于兆麟在黑省召集的该旅旧部,查阅当时报章,对此有甚为明确的认定。

  1931年10月10日,因黑龙江省政府主席兼东北边防军(驻黑)副司令长官万福麟在北平张学良处赞襄军机,遗缺遂由张学良任命黑龙江省防军第3旅旅长兼黑河警备司令马占山暂代。13日,尚未起程的马占山致电万福麟,请其返黑办理交接,回电说万因“参与密勿,一时不能返任”(10月14日《申报》语)。16日,马占山才自黑河起程南下,于19日抵达齐齐哈尔,20日就职视事。此时,江桥抗战已经打响了,在通信技术尚不发达的当时,尚未就职的马占山不可能在路途之中遥控指挥战事。

  国民革命军独立第30旅前身为东北陆军独立第17旅,1929年11月17至19日,该旅在中俄边境札兰诺尔与入侵苏军的作战中损失惨重,旅长韩光第及团长林选青阵亡,团长张孝英重伤后自刎。该旅于次年2月与东北陆军独立第15旅(旅长梁忠甲)一部进行重编,由三团制缩为两团制,相继由王尔瞻、于兆麟任旅长。因编制有限,该旅的许多下级军官及士兵离开部队,散落黑省各地。1931年5月,该旅按中央军番号编排次序,改称国民革命军独立第30旅。

  7月18日“石友三兵变”后,该旅自齐齐哈尔入关参战,后驻防河北廊坊。“九一八事变”后,日军很快占领了辽吉大部,黑龙江也危在旦夕。此时,为将独立第30旅由两团制恢复为三团制,于兆麟奉令秘密回黑,招募了5000余人,大部分为该旅旧部,集中于齐齐哈尔。

  10月初,受日人煽动的大批蒙匪有东向袭辽、北上袭黑之图。10月10日,于兆麟奉北平张学良电令率该部南下,开赴洮(南)昂(昂溪)铁路线上的江桥站,防止蒙匪袭击。14日,大批蒙匪袭击辽西通辽,被驻防此地的国民革命军骑兵第3旅击退。当夜,于兆麟部炸毁嫩江大桥,并于次日凌晨在江桥抗击受日人唆使北犯的张海鹏部。

  马占山

  因对没当上黑龙江一把手之事一直耿耿于怀,年已67岁的洮辽镇守使张海鹏与日人订立密约,入黑后出任由日人委任的“黑龙江长官公署”长官。14日晨,张海鹏率部分批自吉林洮南北上,沿洮昂路进袭齐齐哈尔,于当晚抵达泰来镇,计划次日晨进占黑省省垣。此时,驻黑省省垣各军政机关、单位奉北平张学良电令退出,军队大部分退往黑省东部,省政府委员及万福麟家小于14日晚到哈,一部分黑垣绅商已准备欢迎张海鹏部入城。于兆麟旅也奉令自江桥站退往肇东,不与张海鹏部发生冲突,“惟士兵愤甚,誓与卖国贼一拼,不听长官命令,炸毁江桥,与张部对抗,15日晨发生激烈战事。”(10月16日《申报》语)。此时。张部有17000余人,于旅只有5000人,兵力虽然悬殊,但于旅“皆系防俄役韩光第旧部,勇悍善战,张军遂未得越过。”(10月16日《申报》语)。

  15日晚,张海鹏发动了第二轮猛攻,并有日军铁甲车助阵,但又被于旅击退。“迄16日午,战事复开,日飞机三架,在天空掩护,抛掷炸弹,于旅死伤颇众”(10月26日《申报》语)。在此危殆之时,适兴安岭屯垦公署两个团闻讯后自吉蒙边索伦、突泉来援,进袭洮南,张海鹏有腹背受敌之虞,调派一部回防,对江桥攻势遂缓。当晚,张部再次发动猛攻,日军铁甲车也再次助战,枪炮声响成一片,但仍被于旅击退,并击毁日军铁甲车,至17日晨战事停息。

  此时,黑龙江省防军步兵第1旅自札兰诺尔、富拉尔基东进来援,黑龙江省防军骑兵第1旅自肇东、拜泉西向来援,张海鹏见进占齐齐哈尔无望,遂率部先退泰来,再退洮南。

  至此,是谁打响抗击日本第一枪的?答案已很明确了。奇怪的是,多年来,人们一说到江桥抗战,就将全部功劳记在马占山头上,于兆麟的名字几乎没人提及,“死伤颇众”的原东北陆军第17旅旧部官兵更被人遗忘了。现在该是还原历史真相的时候了,那些为中华民族浴血奋战的所有先烈们应该被我们仰望。

  此外,对于张海鹏部骑兵第2团团长徐景隆是如何死的,现有文章均异口同声地引用谢珂(时任东北边防军驻黑副司令长官公署参谋长)在《江桥抗战和马占山降日经过》一文中的说法,“(10月)16日拂晓,张逆前锋进抵江桥南端,我军开炮迎击,伪司令徐景隆误触我驻守江桥工兵埋在南岸的地雷阵亡。我军当即齐出阵地把江桥破坏三孔,阻止敌军再犯。”其实,对徐之死因及死期,11月4日《申报》“张海鹏被逼再侵黑省”一文也有明确的说法:“31日午,张海鹏率团营长验收日方运到迫击炮弹,误动药线,炸死骑2团长徐文(景)隆及兵24名。张海鹏委弟鹏飞继任2团。”

  《申报》对于兆麟击退蒙匪的报道

  张海鹏

  于兆麟

  1931年的江桥抗战是近代史上的一件大事,有人说是“九一八事变”后打响了中国军队对日作战的第一枪,已被载入中华民族抗击外敌入侵之史册。现在谈到江桥抗战,大都自11月4日算起,其功劳都算在马占山头上,其实11月4日只是中国军队与日军部队第一次正面作战,早在20天前的10月15日凌晨,中国军队已与受日军指使北犯的洮辽镇守使(10月1日又自称“洮索边境保安司令”)张海鹏部在江桥发生过激战,且炸毁了嫩江大桥,使张部进入齐齐哈尔(时为黑龙江省会)的企图落空,从而为新任黑龙江省代主席的马占山在嫩江北岸布防赢得了时间。没有前面的毁桥与抗击,就没有后面的布防与作战,此前因后果不能混淆。所以,严格意义上的江桥抗战,应自10月15日算起,中国军队抗击日本的第一枪也应自该日算起。

  那么,是哪一支中国军队打响了抗战的第一枪?看一些当事人的回忆,或说是马占山,或说是徐宝珍,或说是兴安区屯垦军,或语焉不详。其实,打响江桥抗战第一枪的,不是上述人等,而是原东北陆军第17旅之旧部,也即时任国民革命军独立第30旅旅长于兆麟在黑省召集的该旅旧部,查阅当时报章,对此有甚为明确的认定。

  1931年10月10日,因黑龙江省政府主席兼东北边防军(驻黑)副司令长官万福麟在北平张学良处赞襄军机,遗缺遂由张学良任命黑龙江省防军第3旅旅长兼黑河警备司令马占山暂代。13日,尚未起程的马占山致电万福麟,请其返黑办理交接,回电说万因“参与密勿,一时不能返任”(10月14日《申报》语)。16日,马占山才自黑河起程南下,于19日抵达齐齐哈尔,20日就职视事。此时,江桥抗战已经打响了,在通信技术尚不发达的当时,尚未就职的马占山不可能在路途之中遥控指挥战事。

  国民革命军独立第30旅前身为东北陆军独立第17旅,1929年11月17至19日,该旅在中俄边境札兰诺尔与入侵苏军的作战中损失惨重,旅长韩光第及团长林选青阵亡,团长张孝英重伤后自刎。该旅于次年2月与东北陆军独立第15旅(旅长梁忠甲)一部进行重编,由三团制缩为两团制,相继由王尔瞻、于兆麟任旅长。因编制有限,该旅的许多下级军官及士兵离开部队,散落黑省各地。1931年5月,该旅按中央军番号编排次序,改称国民革命军独立第30旅。

  7月18日“石友三兵变”后,该旅自齐齐哈尔入关参战,后驻防河北廊坊。“九一八事变”后,日军很快占领了辽吉大部,黑龙江也危在旦夕。此时,为将独立第30旅由两团制恢复为三团制,于兆麟奉令秘密回黑,招募了5000余人,大部分为该旅旧部,集中于齐齐哈尔。

  10月初,受日人煽动的大批蒙匪有东向袭辽、北上袭黑之图。10月10日,于兆麟奉北平张学良电令率该部南下,开赴洮(南)昂(昂溪)铁路线上的江桥站,防止蒙匪袭击。14日,大批蒙匪袭击辽西通辽,被驻防此地的国民革命军骑兵第3旅击退。当夜,于兆麟部炸毁嫩江大桥,并于次日凌晨在江桥抗击受日人唆使北犯的张海鹏部。

  马占山

  因对没当上黑龙江一把手之事一直耿耿于怀,年已67岁的洮辽镇守使张海鹏与日人订立密约,入黑后出任由日人委任的“黑龙江长官公署”长官。14日晨,张海鹏率部分批自吉林洮南北上,沿洮昂路进袭齐齐哈尔,于当晚抵达泰来镇,计划次日晨进占黑省省垣。此时,驻黑省省垣各军政机关、单位奉北平张学良电令退出,军队大部分退往黑省东部,省政府委员及万福麟家小于14日晚到哈,一部分黑垣绅商已准备欢迎张海鹏部入城。于兆麟旅也奉令自江桥站退往肇东,不与张海鹏部发生冲突,“惟士兵愤甚,誓与卖国贼一拼,不听长官命令,炸毁江桥,与张部对抗,15日晨发生激烈战事。”(10月16日《申报》语)。此时。张部有17000余人,于旅只有5000人,兵力虽然悬殊,但于旅“皆系防俄役韩光第旧部,勇悍善战,张军遂未得越过。”(10月16日《申报》语)。

  15日晚,张海鹏发动了第二轮猛攻,并有日军铁甲车助阵,但又被于旅击退。“迄16日午,战事复开,日飞机三架,在天空掩护,抛掷炸弹,于旅死伤颇众”(10月26日《申报》语)。在此危殆之时,适兴安岭屯垦公署两个团闻讯后自吉蒙边索伦、突泉来援,进袭洮南,张海鹏有腹背受敌之虞,调派一部回防,对江桥攻势遂缓。当晚,张部再次发动猛攻,日军铁甲车也再次助战,枪炮声响成一片,但仍被于旅击退,并击毁日军铁甲车,至17日晨战事停息。

  此时,黑龙江省防军步兵第1旅自札兰诺尔、富拉尔基东进来援,黑龙江省防军骑兵第1旅自肇东、拜泉西向来援,张海鹏见进占齐齐哈尔无望,遂率部先退泰来,再退洮南。

  至此,是谁打响抗击日本第一枪的?答案已很明确了。奇怪的是,多年来,人们一说到江桥抗战,就将全部功劳记在马占山头上,于兆麟的名字几乎没人提及,“死伤颇众”的原东北陆军第17旅旧部官兵更被人遗忘了。现在该是还原历史真相的时候了,那些为中华民族浴血奋战的所有先烈们应该被我们仰望。

  此外,对于张海鹏部骑兵第2团团长徐景隆是如何死的,现有文章均异口同声地引用谢珂(时任东北边防军驻黑副司令长官公署参谋长)在《江桥抗战和马占山降日经过》一文中的说法,“(10月)16日拂晓,张逆前锋进抵江桥南端,我军开炮迎击,伪司令徐景隆误触我驻守江桥工兵埋在南岸的地雷阵亡。我军当即齐出阵地把江桥破坏三孔,阻止敌军再犯。”其实,对徐之死因及死期,11月4日《申报》“张海鹏被逼再侵黑省”一文也有明确的说法:“31日午,张海鹏率团营长验收日方运到迫击炮弹,误动药线,炸死骑2团长徐文(景)隆及兵24名。张海鹏委弟鹏飞继任2团。”

  《申报》对于兆麟击退蒙匪的报道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